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俞敏洪 > 俞敏洪日记丨春意萌动,万物复苏(3月1日)

俞敏洪日记丨春意萌动,万物复苏(3月1日)

 
  今天的累计确诊已经到了79971例,看来确诊破8万例,应该是没有悬念了。增加的582例,565例来自武汉,其他地区都控制得不错。好消息是疑似只增加了132例。疑似病人如果不增加了,武汉的确诊病例应该会迅速下降。这样的话,我们的力量只要用在把现有的确诊病人治好,形势就会不断好转。
 
  今天的好消息是,武汉首家方舱医院开始“休舱了”。武汉市硚口武体方舱医院的最后一批34名康复的患者出院,他们将转运到隔离点进行14天隔离后再回家。还有其他76名患者将进行转诊处理。网友祝方舱医院早日“关门大吉”。这真是最好的“关门大吉“的祝福了。“休舱”表明武汉的正规医疗设施开始够用了,也意味着现有的确诊病人逐渐会有更好的医疗条件。
  今天看到的悲伤新闻是,武汉市中心医院甲状腺乳腺外科主任医师、中国医师奖获得者江学庆,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工作中不幸染病,经全力抢救无效,于2020年3月1日凌晨5点32分在武汉市肺科医院去世,享年55岁。又一位英雄,为了抢救别人的生命,离开了这个世界。我们悲伤无语,唯有表达深深的哀悼和崇高的敬意。
  全球疫情,尤其是韩国、意大利、伊朗的情况不容乐观。韩国已经达到了3736例,意大利达到了1128例,伊朗达到了978例,德国和法国也破百了。有疫情的国家已经达到了58个。如果不加控制,依然有演变成世界性灾难的可能性。现在部分意义上已经是世界性灾难了。今天看到消息,中国已经派医疗队奔赴伊朗。这些医护人员在中国已经奋战了几十天,现在又要驰援国际社会,真是太辛苦了。中国的医护人员在这个关键时刻,真的体现出了忘我的无私精神。让我想起了陶行知的一句话:“捧着一颗心来,不带半棵草去”。
  今天,中国女排主教练郎平给武汉捐赠呼吸机等物资的照片刷屏了。捐赠应该是比较早的事情,但郎平一直没说此事。这次是被好心的武汉医护人员发布出来的。郎平在捐赠物资的同时还附上了一封手写信。信上写着:“奋战在武汉前线的抗疫英雄,你们辛苦了!感谢你们的付出!在不同的战线,我们一起加油!中国女排主教练郎平 2020.2.17”。
 
  呼吸机的外包装上还印有两句诗:“四海皆兄弟,珍重待春风”。网友还查出了诗的来源:“四海皆兄弟”出自南宋诗人陈刚中《阳关词》中“若知四海皆兄弟,何处相逢非故人”;“珍重待春风”出自《九九消寒图》,“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”。
 
  郎平,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,代表着一种精神。我们可以叫做“女排精神”或者“郎平精神”。这种精神有关拼搏、绝地反击、团队合作和家国情怀。
 
  我们在大学的时候,女排的五连冠,让全国人民意气风发、扬眉吐气。后来,随着中国越来越商业化,体育赛事越来越功利化,这种精神逐渐湮灭不见。后来郎平又回来了,用她的不屈和独立,唤回了这种精神。让中国女排再次焕发光芒,也让中国体育集体反思,该用什么态度来对待体育和竞赛。
 
  那是一种光明地活着,傻子一般地努力,彻底摒弃投机取巧、利益黑幕的精神。郎平所代表的精神如果能在中国盛行,就是中国体育的希望,也是中国民族精神更新的希望。其实郎平所做的,不仅仅提倡了一种精神,她把体育界的利益铁幕,钻了一个巨大的洞,让阳光照耀进来。
 
  
 
  今天我做的最重要的事情,就是通过新东方云教室和微博两个平台,为全国中学生做了一场直播。直播的内容是:“让中学生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。” 就是和中学生聊一聊怎样才能愉快并有成效地度过自己的中学时光,为什么要学习,为什么要努力,为什么要上大学,应该如何学习才能更加快乐,如何让青春充满阳光的味道。差不多有十几万中学生在线听了我的直播演讲。如果有感兴趣的朋友,可以去“精雕细课”公众号或者APP,看我的讲课回放。
  除了为直播做准备,在朋友的推荐下,今天看了一部电影《赎罪》。电影是2007年拍摄的,算是一部老电影了。我看了十分钟就发现,十年前我看过这部电影,但由于时间久远,具体故事情节已经有点模糊,所以干脆再看一遍,重温了一下。故事情节我就不在这里重复了,免得剧透扫了大家的兴。我建议还没有看过的朋友可以去看一下,腾讯视频上就有。
 
  对于电影的感受我就只说一点,不管是出于爱恋、怨恨、还是嫉妒,我们都不应该无中生有去伤害他人,否则可能会既害了别人,也害了自己。电影是通过一个小女孩的不成熟来表达这一心理的。但在现实生活中,不乏成年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感情,故意作恶加害别人的行为。人生在世,活的就是一个坦荡,哪怕委屈自己,让自己吃点亏,只要坦荡还在,我们就会一生问心无愧。问心无愧,是做人的最高境界之一。
  今天还翻阅了《仓央嘉措诗传》一书。该书有两位作者:马辉和苗欣宇。马辉用现代诗歌语言,把仓央嘉措的诗全部重新翻译了一遍,翻译得非常有水平;苗欣宇对仓央嘉措的平生进行了考证研究,写出了比较详细的传记。现在在市面上流行的仓央嘉措的诗歌,其实大部分不是他本人写的,是其他人托他的名义发表的,包括那首著名的《信徒》:“那一天,我闭目在经殿香雾中,蓦然听见你诵经中的真言;那一月,我摇动所有的经筒,不为超度,只为触摸你的指尖……”。
 
  在“喜马拉雅”上有仓央嘉措的诗朗诵,大部分也不是他写的,但值得一听,因为真的是好棒的诗歌。他真正的诗歌,读这本书比较可靠。这本书也附了曾缄译的古诗版本,有一首大家很熟悉:“但曾相见便相知,相见何如不见时。安得与君相决绝,免教生死作相思。”
 
  大家如果想要了解仓央嘉措,就读一下这本书。更加值得的,是可以朗诵他的诗歌,轻声吟唱,恍惚别有情天恨海,又有一种远离红尘的超脱。
  今天北京的天气特别好,几乎像高原或草原的天气一样,白云高飞,天地辽阔,春意萌动,万物复苏。朋友传过来一张颐和园的远景照,美丽到了惊艳的地步。上午明媚的阳光中,居然有一只白头翁,飞到我窗前的树枝上,来回跳跃鸣叫。我拿起手机,把它小巧的身姿拍了下来。它来回跳跃腾挪,婉转歌唱,完全没有中国诗词中对于白头翁的忧伤描绘。
 
  因为此鸟天生白头,所以大部分诗词都把它和忧伤连在了一起:“草长连朝雨,花残一夜风。青春留不住,啼杀白头翁。” 今天这么明媚的日子,本来应该在南方的它,跑到我窗前来啼叫,一定是来报喜事的吧,它也在期待着疫情尽快结束吧。



推荐 1